分手日记。

人懦弱是错,动情也是错。

【试读】春色

C1
朴志训做了一个梦。


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温柔的解开了身下的扣子,正如他平日里帮那人整理衬衣一般。一颗,两颗,并没有完全解开,半露春色才最能引起人施虐的兴致。


身下人白皙的胸膛已袒露大半,汗水将他的衬衣打湿露出流畅的线条。没有能抵抗塞壬的歌声,正如此刻朴志训抵抗不了心中欲念的火种。

平常被少女觊觎的草莓唇早已印上他肖想已久的地盘,给人锁骨处留下了湿热暧昧的吻痕,自锁骨而上辗转流连留下了许多细碎的吻。



这是他攻略的城池,他理应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。

最后抵达了脖颈。他狠狠地咬了一口,完全不顾身下人的哀泣。朴志训温柔的笑了,对身下人呢喃低语,“我们珍映真的很痛吗?”

还有半句话没有在春梦中问出来,便被耳鼓传来的清朗少年音叫醒。

耀金色的日光逼迫朴志训眯起了令人心神摇曳的桃花眼,是裴珍映在喊他去打篮球。

“我马上就好,稍等噢。”

做惯了对他日日温柔以待的学长,只有在梦里才能对他施以暴行。

C2
朴志训特别想问裴珍映,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你跟女孩子亲密接触时的心痛。

只可惜这句话他在梦里没有问出来,梦醒了更是话到嘴边都不敢开口。

朴志训从来不是一个胆小卑怯的人,可是面对裴珍映他只能护着,守着,默默的喜欢着。因为爱意滚烫,所以忍受不了他的任何异样的目光。一旦事情说破,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。


或许在珍映心中,他会变成变态吧。






评论(6)

热度(74)